欢迎来到联合国

司法和惩戒工作

  • 中非共和国特别刑事法院特别检察官Toussaint Muntazini Mukimapa先生宣誓就职。 图片/中非稳定团
  • 利比里亚宁巴县的Sanniquellie中央监狱。 图片/联利特派团

 

2019冠状病毒病法治、司法和惩戒对策

  为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全球大流行,法治和安全机构厅的司法和惩戒处帮助缓解了大流行病在特派团和非特派团环境中对监狱和司法系统的影响。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监狱等拘留场所面临特殊的风险,尤其是受冲突影响地区的拘留场所,因此需要做好紧要准备,采取协调一致的应对措施。

  司法和惩戒处与联合国培训研究所的和平司共同开发了两个实用的指南和操作工具包:

1) 拘留场所预防和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操作工具箱。该工具箱提供了全面、现成的宣传工具,并配有明确信息和海报,可供监狱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直接使用,防止2019冠状病毒病在监狱扩散,并在疫情暴发时缓解影响;

2) 远程聆讯工具包。该工具包提供了逐步推进的决策框架,国家司法和法律利益攸关方可以采用远程聆讯技术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在有其他因素阻碍提供司法服务的情况下,能够改善诉诸司法的途径。

  司法和惩戒处还制定了指南,说明如何立即采取措施缓解监狱拥挤,以及在疫情期间及以后,如何确保通过远程渠道和法庭聆讯诉诸司法

 

法治是和平与安全以及长期发展的核心

  加强法治和基本刑事司法服务是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的关键任务之一,目的是预防冲突,并为可持续和平奠定基础。

  维和特派团具备司法和惩戒专业知识,并利用司法和惩戒处提供的支持,协助东道国提供基本的司法和监狱服务,加强刑事司法系统并推动法治改革。为此,他们加强对助长冲突的重罪的问责,扩大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司法和惩戒机构,并加强监狱的安全和管理,包括帮助监狱减轻和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等危机带来的影响。

  司法和惩戒处纽约总部负责协调战略性和可执行的支助,加强会员国的支持,充分利用伙伴关系,确定政策重点,促进各项任务的执行。支持维持和平行动和特别政治任务开展工作,同时也为联合国其他实体执行任务提供法治方面的支持。

  司法和惩戒处还通过位于意大利布林迪西的快速反应小组,即常备司法和惩戒能力部门,为外地特派团以及其他实地机构提供因地制宜的建议和专业知识。常备司法和惩戒能力部门成立于2010年,通过三项核心职能,协助联合国和平行动和其他驻地代表。这三项核心职能分别是:启动司法和惩戒部门;通过提供有时限和有针对性的支助,加强司法和惩戒领域的现有和平行动和驻地;在司法和惩戒领域进行需求评估和审查。

我们的工作:

  司法和惩戒部门与各国当局密切合作,促进和平解决和预防争端,并将此列为优先事项;加强平民保护;增强国家安全、恢复和扩大国家权力、恢复信任和社会凝聚力;推动各项和平协定的执行。

  为了进一步推动《联合国维和行动共同承诺宣言》以及“以行动促维和”倡议的实施,司法和惩戒处主要通过全球法治协调中心,积极寻求建立并维持与联合国以及各外部行动者的伙伴关系,从而支持综合性多学科干预措施;在过渡环境中提供规划、分析和政策方面的专业知识;使东道国和其他利益攸关方能够采取适当措施,将对联合国维和人员实施犯罪行为的人绳之以法。

具体而言,司法和惩戒部门优先关注三个重点领域:

  1. 协助加强中非共和国、达尔富尔、刚果民主共和国、马里和南苏丹等国家的刑事问责和相关机制,调查并起诉助长冲突的严重犯罪。
  2. 恢复和扩大国家和国家以下各级代表及问责法治机构,如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司法和惩戒处。
  3. 加强监狱安全和管理(包括对高风险被拘留者的管理),减轻越狱、监狱骚乱和激进化风险的破坏性影响。

 

人员组成

  联合国和平行动的司法事务干事和惩戒干事由联合国工作人员、国家政府提供的司法专家和联合国志愿人员或顾问组成。

  我们大约有160名司法事务干事和300名惩戒干事,包括政府提供的54名司法人员和256名惩戒人员,他们在以下11个维持和平行动和特别政治任务中帮助保护平民、打击有罪不罚现象、扩大国家权力、促进稳定:中非稳定团、马里稳定团、联刚稳定团、科索沃特派团、联海综合办、联利支助团、联阿安全部队、南苏丹特派团、联索援助团、联阿援助团和联几建和办。

合作伙伴

  司法和惩戒处需要与国家主管当局、发展行为体和在任务结束后继续工作的民间社会建立有力的伙伴关系,从而为长期加强和改革法治机构奠定基础。

  为了响应会员国增强联合国系统凝聚力和一体化的要求,我们的司法事务和惩戒干事在全球法治协调中心(全球协调中心)开展工作,与开发署、人权高专办、难民署、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联合国妇女署及其他组织一起,共同提供法治援助,整合各方的法治能力,并发挥各自的相对优势。全球协调中心在特派团、非特派团和过渡环境中开展工作,可以快速部署专业人员,为法制方案的联合设计、规划和实施提供支持,进行联合评估,调动资源和启动资金,总结良好做法和经验教训。

  惩戒部门也得到了和平行动惩戒之友小组的重要支助。惩戒之友小组是联合国会员国及其惩戒部门的国际平台,连通各地惩戒政策、实践和活动,为联合国和平行动的惩戒工作提供咨询和支持。

工作案例

  中非共和国在执行和平协定的关键方面取得了进展,包括在国家层面对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和违反协定行为进行问责。2018年,中非共和国的特别刑事法庭开始运作,负责调查和起诉自2003年起在中非共和国发生的国际罪行,推进了优先案件的调查。政府最终确定了司法部门战略改革政策,并制定了监狱非军事化战略。2019年1月,中非共和国政府通过了关于监狱系统非军事化的国家战略。

  在马里,联合国支持打击恐怖主义和跨国有组织犯罪的国家专门司法中心的调查管理工作,包括严重袭击联合国维和人员的案件。越来越多的社区参与进来,提供更加完善的法治服务。在19个法院中有16个在马里北部和中部地区部分开展工作。马里的专门司法中心对暴行罪、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具有管辖权,已经审判了60人。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联合国支持的起诉支助小组继续加强对安全部队和武装团体的问责。自2011年起,起诉支助小组对1090多名罪犯进行了定罪,其中包括实施性暴力和犯下其他暴行罪的高级官员。联合国支持国家主管当局在全国监狱中防治埃博拉和2019冠状病毒病。

  在南苏丹,联合国支持流动法院在受冲突影响和服务不足的地区扩大国家权力,提供司法工作,包括为强奸幸存者提供帮助。缺乏刑事问责会持续削弱解决冲突的政治努力,自2014年起,流动法院对290多起重罪案件进行了审理。

  在海地,经过十年的努力,在2020年7月批准了《刑法》,2020年12月批准了《刑事诉讼法》。这是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成就,标志着海地在执法和推进司法部门改革方面正朝着更加先进和人道的方向发展,例如取消了轻罪的监禁。联海司法支助团和联海综合办帮助海地当局起草并实施新的监狱法和2017-2021年战略发展计划,并建立监狱调查委员会处理羁押囚犯死亡事件。

  在利比亚,全球协调中心在充满挑战、受冲突影响的环境中,让可行的联合法治干预措施成为优先事项。在中非共和国,我们迅速部署司法和安全专家,协助制定了有关诉诸司法等法治战略,对严重侵犯人权行为以及性暴力和性别暴力行为进行问责。

  协调一致的过渡进程。司法和惩戒部门倡导和实施法治领域的联合方案,推动了东帝汶利比里亚海地达尔富尔的过渡进程,并协助建立了促进特派团和联合国国家工作队与国家主管当局长期合作的框架。在苏丹,加强法治是通过国家联络职能实现过渡的一个关键性支柱。国家联络职能是一种独特、创新的纲领性过渡工具,汇集了达尔富尔混合行动以及十个专门机构、基金和方案,实现防止达尔富尔冲突复发、维持维和成果、加强保护性环境等共同目标。国家联络职能是共同分析、联合计划和实施的平台,尤其还加强了国家、地方和社区利益攸关方在计划和实施过渡过程中的自主权和参与度。

  在妇女,和平与安全议程框架内增强促进性别平等和包容的法治机构。。通过将性别优先事项纳入法治改革工作,例如在南苏丹加强对妇女土地权利的保护或在海地监狱系统加强性别政策。改善马里和达尔富尔等地正式和非正式司法机构中的男女比例;在中非共和国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促进诉诸司法的先进举措,加强应对性暴力和性别暴力以及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等案件的司法措施。

  妇女在政府提供的司法和惩戒人员中的比例从2018年的24%提高到2019年12月的29%,超过了《军警人员性别均等战略》中制定的2019年目标;女性司法和惩戒人员的提名约占2019年提名总数的25%,而前几年仅为15%。这一系列变化推动实现性别均等目标

  在非特派团环境中提供支持。作为全球协调中心的一部分,司法和惩戒处在包括非特派团环境在内的各种环境中定期分享独特的专业知识,增强联合国对国家法治机构的支持。我们在多个国家分享惩戒专门知识,例如帮助加蓬认识到司法部门存在缺口以及弥合这些缺口的战略措施;在联利特派团撤出利比里亚后,帮助利比里亚试行惩戒领导力培训;在布基纳法索为当地监狱服务部门提供支助。